Archive for 八月, 2013

^请播放,边阅文 =) 

 

加拿大温哥华时间 2013年8月15日,傍晚6点51分。

 

抵达温哥华还没超过24小时。

温哥华时间晚间8点抵达,将近10点到家。空虚而凌乱的房子让我有点茫然。

决定洗一个澡,但发现浴缸严重阻塞。

半夜12点,我躺在刚烘干的被单上。睡意全无。躺在床上看书听歌,写意得很。

半夜3点(马来西亚傍晚6点),我爬起来煮了一份晚餐给自己。

早上6点(马·晚上9点),终于觉得眼睛要闭起了。想想,躺一躺也好,两三个小时也没关系。

眼睛再睁开时竟然已经是下午4点(马·早晨7点)。

就马来西亚时间来说,我真是晨昏定省的乖孩子。

但事实是– 这就是传说中的时差。

我不强迫自己在一时半会里努力改回来适应这里。

毕竟在这悠闲的日子里,我可以给自己很多时间。

 

 

朋友在废书看见我的状态惊呼:你回来了?!

是啊,理论上我是回来了。但是似乎灵魂的一部分还在等待转机。

朋友说,“明年呢?你还回去吗?”

我啊,已经开始想念了。

朋友说,“没办法啊,你就是恋家。”

我想了一想,

我不是恋家,是胆小。

 

总是不惜一切回家,因为我胆小害怕。

我害怕传来长辈们生病、过世的消息。

我害怕爸妈的白发多得太快,再也没有力气和我们到处去玩。

我害怕弟弟快我一步抢先毕业,从此踏入职场不能和我赖在家。

我害怕小宝宝们长得太快,而我无法陪着他们长大。

我害怕和男友太久没见,连牵手都会变得害羞尴尬。

我害怕朋友们都有了自己新的朋友,而我就像失恋了一样。

我害怕姐妹们变得生疏,再也不会对彼此说出心事。

我害怕那些在身边的妹妹们长大,到外读书做工而变得不再单纯。

 

是啊,因为我的胆小害怕,我回家了。义无反顾。

但是我竟然也提早离开家,回到只有一个人的这里。

我在飞机上忍不住想,

“我到底为什么要提早回来?

我不需要夏天,只需要你们在我身边。”

但最后,

我依旧忍住了跳飞机的冲动,回到了这里。

没办法,

因为我早就答应自己-要给自己一个夏天。

许下的承诺就像欠下的债。对自己也一样。

 

家乡的三个半月假期结束了。

我在我最熟悉的地方度过了很丰富的三个半月。

我经历了五月五,我去了插花班上了三堂课,

我和男友一起到刁曼岛浮潜,

我们很大的一家人一起为奶奶庆祝了母亲节,

我和学记青苔党到了沙巴旅行,

我到了三个小地方去分享了一个课题,

我参与了两场双亲节晚宴,

我为孩子们向父母诚实的一句话拍了两个实录影片,

我陪小弟一起拼了很多乐高积木,

我和家人还有恐龙妹妹到马六甲度假,带着阿煊去游泳,

我处身于马来西亚史上最严重的烟霾日子,

我到机场去接弟弟回家,

我们到很冷的太子室内泳池游泳,

我和小姨带着煊煊搭飞机到美里,

我和弟弟动手为阿煊建起了一场室内拍摄,

我们一家和男友到了新山乐高乐园经历了一场幼稚的冒险,

我们一家人一起爬山、看电影,

我的弟弟在炎热的午后里看了一集又一集让人忍不住拍桌的《跑吧》,

我和一群热血但又秘密人士拥有了一个充满挑战的芙蓉旅程,

我参加经典会考成了全科状元,

我和一群爱阿煊的人为她办了一场平凡但充满爱的一岁派队,

我为了一幅很久后会挂在我拥有的房子的油画而弄得满身是颜色,

也和男友一起完成了一年一度的1000片拼图。

 

看起来很悠闲,以为是空荡荡的三个月半,

其实充实得让人无法想象。

是那一群爱我的每个人,

让这三个月半过得那么没有遗憾。

 

 

离开马来西亚的前一天,

是那被电台宣传得很夸张的流星雨日。

不止被一组的朋友约了一起去看流星雨。

但是我怎么选择?都是我好爱的人们。

结果我哪里都没去。不只是因为我不懂得选择。

我希望爱我的你们都懂,

我不是不想见你,不是不想看流星雨。

但我无法面对着你说,

“嘿,再见。”

 

离开不难,

难的是道别。

我还没有学会不哭,所以我选择不说再见。

 

放心吧,我胆小得很。

很快我们又将再见 =)

DSC03596_副本_副本

Advertisements